• 1
搜索

电话:0312—7221230 
传真:0312—7224040
招商引资办公室 :0312—7233088             
河北省阜平县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2012818号-2  站点地图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62402000021 网站标识码:1306240003

公示公告
规范性文件
政府文件
政府办公室文件
机构职能
政策解读
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
重点领域信息公开
民心工程
应急管理
发展规划
领导讲话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浏览量
【摘要】:

■报告文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邸志永 刘寒凝 李忻遥

 

引言

 

虎年新春,北京2022年冬奥会圆满成功。一份份“中国式浪漫”让本届奥运盛会精彩非凡。

开闭幕式上,来自保定市阜平县马兰花儿童声合唱团的44名山里娃,两度站上冬奥舞台,用希腊语歌唱溪谷、山岳、海洋、橄榄枝。一首《奥林匹克颂》,惊艳世界。

孩子们脸上的粲然、眼中的星光,让人们看到了一个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对世界的骄傲诉说,看到了中国新时代少年儿童的自信风貌,看到了中国走向伟大复兴征程上的历史自信。

马兰花儿童声合唱团成员年龄最大的11周岁、最小的5周岁,全部来自阜平县城南庄镇普通农村家庭,其中14人的家庭曾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们的表演引来无数关注,带来炽热的情感互动。

感动之余,人们不禁思索:为什么是阜平?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是的,阜平!

这里,是新中国成立的动员令,发出的地方。

这里,是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动员令,发出的地方。

站在2022年的春天,向着时光深处的红色阜平凝望:历史,有着惊人的巧合,也有着背后的必然。

阜平多山地,人民不平凡。花儿的根,扎在饱含几代共产党人热血的沃土中。

抗日战争时期,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以阜平为中心,创建了我党我军第一块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1942年春,日寇在严密封锁同时,对根据地进行梳篦式“扫荡”。不幸的是,阜平又发生了旱灾。

老百姓没有粮吃,军队自己的给养也成问题。为了熬过春荒,我军战士们每天出去采树叶,“一棵大树上的树叶够一个排的人吃上一天”。

聂荣臻得到消息后,下令不许部队在村庄方圆十五里以内采摘树叶,要把树叶留给群众,“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民争食”。

村民发现和他们一起摘树叶的八路军指战员不见了,就找到军区和边区政府,希望聂荣臻收回训令。

没想到,训令不仅没有被收回,还传达到了晋察冀军区其他部队贯彻落实。

同时,军区制定了节约粮食计划。八路军一天只吃两顿饭,每顿饭是三个树叶饼,吃不饱就多喝点野菜汤。就这样,当年军区节约出14万斤粮食,用于救济受灾的老百姓。

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共产党与人民休戚与共、鱼水情深。

烽火连天岁月里,28岁的邓拓带着晋察冀日报社一行,推着沉重的印刷机器,艰难穿行在开满杜鹃的山谷中。

马兰村民带着绳子和木杠赶过来,抬的抬,拽的拽,帮助报社加速转移到村里。

那时候,马兰村民亲切地称呼邓拓为“老邓”。

村里婚嫁,最气派的就是骑着马迎亲。邓拓有匹大白马,是聂荣臻送给他的。每有村民相求,邓拓必欣然允诺,怕马儿认生受惊,还亲自给新郎牵马。

“老邓,你牵马坠蹬,俺可消受不起!”每每新郎官这样开玩笑,邓拓都会说:“共产党人就是为人民服务的,给乡亲们牵马,理所当然嘛!”

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共产党与人民披肝沥胆、生死相依。

1943年11月17日,日寇包围了马兰村,妄图彻底摧毁驻扎在这里的晋察冀日报社。

报社早已在群众掩护下安全转移,来不及躲避的老乡被抓。逼问谁是马兰村人,谁也不说。日寇又让人们自报住址,大家都报了假村名。

敌人想杀一儆百,就将单德顺和孙士兰两位老汉当场杀害,但乡亲们宁死不屈,没有一个人泄密。恼羞成怒的敌人挥动刺刀,一连残杀了19位乡亲,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马兰惨案”。

就在这一年,邓拓妻子丁一岚不顾有孕在身,一直顽强地跟随报社突围转移,参与出报工作。其间,为了不拖累部队,她独自留在一处山洞中,靠着村民放在土地庙的供食,靠着岩缝里的滴水艰难度日。

十几天后“扫荡”结束,报社派人来接丁一岚。归队途中,她在城南庄附近一间荒废的破屋子里,生下了邓小岚。

当时,为了更好地工作,邓拓夫妇把刚出生的女儿,寄养在村民陈守元家里。

“老陈大哥,孩子就拜托给你们了。”“放心吧!”陈守元和邓拓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直到1946年春天,邓小岚才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十年岁月,邓拓带领着报社,一边游击,一边办报。2800多期《晋察冀日报》,如同射向日本侵略者的子弹。其间,先后有7位报社战士英勇牺牲,长眠于此。

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共产党带领人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

抗战期间,人口不足9万的阜平县,2万人参军参战,5000名阜平儿女捐躯沙场。根据地军民和日伪作战32000余次,毙伤日伪军30万余人,有力地保护了根据地1000多万民众,对抗日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

战火硝烟中,这里天然的防御屏障孕育了建立新中国的红色基因。

1925年,阜平成立中共党组织。

仅仅6年后,中国共产党在北方成立了第一个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阜平县政府。比同年在江西瑞金成立的中华苏维埃政府,还要早上三个多月。

从1937年到1948年,长达11年时间里,阜平是晋察冀边区政治、军事、文化中心。

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是坚持华北抗战及全国持久战的坚强堡垒。

解放战争时期,阜平是挺进东北、解放华北的前沿阵地,是全国解放的重要支点。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在阜平城南庄举行会议,讨论并通过毛泽东亲自修改的《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五一口号”,成为新中国成立的动员令。

在这片红色热土,罗荣桓点燃抗日烽火,彭真主持制定《双十纲领》,朱德整编晋察冀解放军……

时光荏苒,沧桑巨变。

英雄的足迹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红色的记忆并没有逐渐模糊在历史的深处。然而,受自然环境制约,太行山深处的阜平,发展的脚步一度沉重而缓慢。

1982年,演员田华到阜平拍摄电影《柯棣华》。临走时,阜平老乡托她给聂荣臻元帅捎去几个柳叶饼子和菜团子。

回京见到聂荣臻,田华说:“聂帅啊,老区人民还是那么好,老区人民还是那么穷。”

接过柳叶饼子和菜团子,聂荣臻默默流下热泪:“阜平不富,死不瞑目。”

铁贯山静静矗立,将烽火硝烟深深埋在心里;胭脂河缓缓向前,流淌着一代代人的情感……

难忘老区人民的深情厚谊,邓拓将对马兰的情结镌刻进三枚印章:一枚“阜平人”;一枚“马南邨”,正是“马兰村”谐音;一枚“马兰后人”,留给了被马兰老乡哺育过的邓小岚。

2003年春天,“马兰惨案”发生60周年。

清明时节,邓小岚和几位晋察冀日报社的老报人从北京赶回来,为革命烈士扫墓,为“马兰惨案”牺牲的乡亲谋划建一座纪念碑。

往事在春阳下忆起,老人们都淌了泪。

恰逢一队同样来扫墓的小学生。

“你们会唱什么歌呀?给爷爷奶奶们唱首歌吧!”邓小岚望向孩子们。回应她的,是躲避的眼神、羞怯的埋首。

“《小燕子》会不会?国歌呢?”她问了一圈,只有一两个孩子会哼,却都跑调……

“童年怎么能没有歌声!”一路揪心返回到北京后,邓小岚为这件事辗转反侧。

村民们为掩护报社同志牺牲,几十年后依然贫穷的老乡,连儿歌都不会唱的山里娃……静寂的夜里,一幕幕画面闪过,邓小岚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可这种难受,马兰村民们无法理解:“日子这么穷,谁还有心思唱歌?”

太行山深处的马兰,交通闭塞,人均耕地不到半亩。老百姓石头缝里刨生活,过日子主要看天。

上世纪90年代,村两委没钱时,就把目光望向大山,砍树卖钱。

企业来马兰开金矿,村民无论男女可背矿石下山,每斤石头两分钱。50斤的石头背到山脚,才能挣一块钱。

“力气大的,一次背百十斤,半天也挣不了10块钱。”村民孙志胜笑容苦涩。

金矿采完了,又开始卖山上的石材。最多时,马兰有6个开采证。

一冬又一秋,岁月不如人知愁。

作为战争年代出生、历经艰苦岁月磨炼的共产党员,邓小岚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深知,眼泪治愈不了生活的苦,但音乐可以,梦想可以。

于是,退休后的她打包行李,放下北京一家老小,来马兰村教孩子们音乐。

从北京到马兰,在2010年阜平通高速前,早上8时出发,晚上8时许才到。

村口微弱的灯光下,村民们看到,邓小岚拎着箱子,背着乐器,一步步向村里走来。

这样的场景,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年两年。

村民王秀明跑马兰到阜平县城的班车,记不清拉了邓小岚多少次,在清晨、在夜幕。

在一趟趟奔波中,花甲之年的邓小岚手提肩背,把募集的手风琴、小提琴、电子琴等乐器运到了村里,风尘仆仆。

“学乐器需要反复练习,不然下次全忘了。”邓小岚每年往返于北京与马兰20多趟,一趟约600公里。

2004年,邓小岚号召兄弟姐妹捐款4万元,把4间破旧的小学教室翻盖成7间校舍,并给教室换了桌椅和黑板,还建了抽水马桶……她成为村里第一位全能音乐老师。

然而更艰难的,不是旅途中的颠簸,而是播种前的垦荒。

小提琴是啥?有啥用?孩子们不懂,家长们也听不进去。

第一堂课,邓小岚没有教音乐知识,而是带着孩子们认识现有乐器。不同的乐器发出的声音不同,孩子们瞪大眼睛,瞅瞅这个,摸摸那个。偷偷瞄一眼邓老师,却正和邓小岚慈祥的目光相遇。

邓小岚变着法儿地和孩子们亲近,跟山头、溪边、苇沟以及小狗、小鸡,争抢孩子们的注意力。

她教起孩子很耐心,并注重启发,会带他们玩一些“非常规乐器”,用勺子、铃铛和锯条奏出旋律。

她结合生活场景编词谱曲:“打扫卫生,扫扫扫;收起垃圾,倒倒倒……”孩子们不仅学歌,连卫生习惯也记牢了。

山里条件差,到了冬天,零下十几摄氏度,冻得受不住。邓小岚就从北京带来一个电暖气,熬了好几冬。

山里路难走,邓小岚骑着电动车,有次轧在石头上,“哐”地一下子就倒了,腿被划破流了不少血。

在邓小岚的努力下,马兰村慢慢出现这样的画面:女孩用白粉笔在课桌上画出钢琴键,比着指头练习;山村的小路上,男孩子背着吉他结伴而行……

最动人的是,大人们在地里劳作,孩子们在一旁练琴。一个弯着腰,一个低着头;一个在播种,另一个也在“播种”。

2006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马兰小乐队成立了。慢慢地,指甲缝带泥的小黑手,弹奏着西洋乐器,也能演奏出《欢乐颂》《雪绒花》等世界名曲。

除了教孩子们音乐,邓小岚也一直在想办法帮助乡亲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2008年春节,她在给村民梁林江的信中写道:“我想着多找些赞助,下力气修起民宿。能接待住宿,才能留住旅客游人,村里人也才能赚到钱。更要壮大山区经济,这样的良性发展才能使村民长期受益……”

个人力量有限,许多想法一时没有变成现实。

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山里的“花儿”,缓慢而倔强地生长着。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举行。那一晚,举国欢庆。电视里的北京,成了山里娃最向往的地方。

那年国庆节,邓小岚帮孩子们圆了梦——带着马兰小乐队来到北京,为晋察冀日报社的老报人们演出。

10月4日上午9时,北京中山公园。6名山里娃统一着装,白衬衣衬着胸前的红领巾,是那么鲜亮。

《欢乐颂》《粉刷匠》《在那遥远的地方》……小提琴、手风琴的乐声,装扮着北京的秋;稚嫩的童声、熟悉的旋律,回荡在天安门畔。

老人们日夜思念的马兰,仿佛一下子回来了。

晋察冀日报史研究会会长、时年92岁高龄的陈春森,在给孩子们留念的笔记本中写道:“欢迎马兰小学小乐队,怀念马兰抗战老乡亲。”

那一天,三代太行人的相聚,情意深长。

老人们拉着孩子们的手感叹:“现在我们的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乡亲们的生活还不富裕。我们已经老了,建设富强的中国就指望你们了……”

初心没有忘,使命更忘不了。

聂帅的眼泪,习近平总书记一直铭记在心。

2012年12月29日,党的十八大后仅40多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太行山深处的阜平县,雪中探真贫。

在这里,总书记向全党全国发出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动员令: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马兰,所有人倍感振奋。

2013年春节,村民席金海在茶叶沟(马兰下辖自然村)住了40多年的老屋,贴了一副对联:四方来财家兴旺,八方进宝福满堂。

稳定脱贫,马兰的致富出路到底在哪儿?

这一年,邓小岚发起“马兰儿童音乐节”,希冀打造音乐马兰的金字名片。想法立即得到保定市委、市政府和阜平县委、县政府大力支持。

市县乡村四级干部立即行动:安装新变压器,拓宽通往马兰的公路,90多杆路灯迅速完工,移动信号保证全覆盖,演出舞台迅速搭建起来……

山里人睡得早,但2013年8月23日除外。

梁林江记得,那晚10时许,村里大多数人家还亮着灯。吉他、电子琴、小提琴,乐声阵阵,蛙叫虫鸣和孩子的歌声融在一起……

第二天,马兰小乐队同将军后代合唱团、清华艺术团乐队等20多个团体同台演出。在青山绿水间,孩子们空灵的歌声在山谷间回荡,3000多名观众掌声如潮。

音乐节非常成功,村民们的脱贫热情空前高涨。

弥足珍贵的晋察冀日报社旧址,潺潺流淌的胭脂河,青葱矗立的铁贯山,马兰开始利用身边的“红”“绿”资源,发展起乡村旅游和林果种植。仅2013年,村民就新栽种优质核桃36000多棵。

马兰村的音乐旋律,迅速融汇在宏大的脱贫攻坚时代交响曲之中。

习近平总书记说:“推进扶贫开发、推动经济社会发展,首先要有一个好思路、好路子。”

早年间,阜平县大力推广种核桃和枣树,养肉牛和肉羊,俗称“两种两养”。在市场、技术等条件影响下,“两种两养”遭遇了现实瓶颈。

2015年,从“两种两养”中汲取教训,阜平聘请省专家组实地调研论证,选择以食用菌产业破题。

当年8月,省食用菌专家通占元到阜平县挂职任副县长,专题“支招”:立足气候、林木等资源禀赋,因地制宜划定“一核四带、百园覆盖”的食用菌种植布局;扶持10家以上全产业链龙头企业和100家以上食用菌专业合作社,把地头和市场连起来。

98个食用菌产业园区在阜平全县依次建立,4610栋高标准大棚拔地而起,帮助贫困群众户均年增收万元以上。

马兰村的63个香菇大棚也风生水起。

“蘑菇专家”侯桂森来村里指导食用菌种植,听到邓小岚和马兰小乐队的故事直叫好:“出菇时需要震动,让咱们的小乐队在棚边拉拉琴。蘑菇听了,长得更欢实!”

食用菌产业让贫困户“借船出海”,高效林果业则印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在国土资源部和省市大力支持下,阜平严格选取坡度25%以下、未利用的片麻岩坡地,引进客土进行土地整理,高标准实施农业综合开发。

昔日裸露的荒坡变成了“花果山”,进一步筑牢太行山区生态安全屏障。

更让贫困群众感到踏实的,是一系列惠农扶贫政策的落实。

2017年,马兰村民席金海妻子查出癌症,一场手术花掉了20多万元。拉下饥荒的席金海,连买斤猪肉都得思量一番。

得知情况后,村两委和有关部门迅速落实“两不愁三保障”相关政策,席金海妻子的绝大部分医药费得到报销。此后,在村两委安排下,席金海当上了马兰的护林员,一年有8000元收入。三个女儿中,上大专的席雯茹享受“雨露计划”,席心茹、席庆茹享受着“两免一补”政策和营养餐补贴,全家免费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

2019年,易地扶贫搬迁后,席金海一家搬进马兰新村125平方米的楼房里,跟邓小岚比邻而居。安心学习的席庆茹不仅加入马兰小乐队,还获得了满满一墙的奖状。

他们的经历,是阜平10.8万群众摆脱贫困步入全面小康的一个缩影。

新时代脱贫攻坚动员令发出后,阜平立即成为决胜贫困的战场,党旗在这里高高飘扬。

“五级书记抓扶贫”,层层立下军令状。209名第一书记驻村,7785名干部结对帮扶,“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铮铮誓言响彻阜平大地。

以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为代表的中直单位,以国防动员部为代表的部队单位,以北京市西城区为代表的东西部扶贫协作单位,以及省市各部门都来了。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一显著政治优势,在阜平集中彰显,推动曾经的“贫中之贫”变“黄土生金”,绿水青山成“金山银山”,革命老区实现巨变。

群众腰包鼓了!

截至2020年6月底,阜平全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到9844元,是2012年3262元的3.1倍;全县居民储蓄存款余额达到115.14亿元,是2012年44.45亿元的2.6倍。

贫困村产业活了!

以食用菌、高效林果、中药材、规模养殖、家庭手工、生态旅游为主导的六大脱贫产业体系,覆盖全县164个贫困村,实现每个贫困户两个以上的产业就业覆盖。

老乡们房子新了!

高标准建成37个搬迁安置区,共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313户31850人;对25个特色保留村的2322户民居实施提升,实现全县农村不安全住房清零。

民生保障全了!

新建13所农村寄宿制学校,教育扶贫政策全面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毛入学率、巩固率均为100%;完成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硬件升级,慢性病救助和家庭签约医生服务全面落实。

2019年底,包括马兰村在内,阜平164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

2020年2月,阜平退出贫困县序列。

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党中央、国务院授予中共阜平县委“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告别贫困、奔向小康的“阜平样本”,为新时代党和国家的历史性成就和历史性变革,写下了温暖而生动的注脚。

与走出贫困泥沼的阜平一样,全国共有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与走出贫困泥沼的马兰一样,全国共有12.8万个贫困村脱贫出列。

与走出贫困泥沼的阜平群众一样,现行标准下全国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治国之道,富民为始。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

十几年前,邓小岚憧憬的未来马兰,而今就在身边:马兰新区的电梯楼房,已然人声鼎沸;村边的食用菌大棚,香菇朵朵惹人爱;马兰广场的电影院,饭后的村民们相约而来;村里的小广场上,除了晒太阳的村民,更有优美的歌声飞扬……

以歌育人、以乐化人。音乐不仅为阜平山里娃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更成为精神扶贫的有力举措,帮助乡亲们由内而外,产生了摆脱贫困的强大精神动力。

如今,阜平干部群众正站在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以良好的精神风貌和必胜的信心,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向着更美好的明天进发。

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在即。世界瞩望着中国:一个国家团结奋进的姿态,一个民族宽广开放的气度,一个社会健康文明的风尚,将使历史百年的现代奥林匹克精神得到新的升华。

北京冬奥组委开闭幕式工作部部长常宇说:“我们希望通过艺术手段,向世界传递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理念。”

2021年9月,带着总导演张艺谋“致敬人民”的构思,冬奥组委来到了太行山深处的阜平……

阳光雨露,花儿盛开。一切,自然而然。

结语

这是华夏大地百年变局的一个缩影。

从小小红船到巍巍巨轮,一百年前的红色火种,照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从巍巍太行到神州大地,一声脱贫攻坚号角,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万里之船,成于罗盘;山雄有脊,房固因梁。奇迹是什么?是中华民族在党的坚强领导下,牢牢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历史主动与创造。

从上世纪初的“奥运三问”到新时代的“双奥之城”,中国的奋进路中,有脱贫攻坚的故事,更有绿水青山的风景。其间折射出的,是中国人民披荆斩棘、矢志圆梦的奋斗轨迹,照鉴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春风拂绿,暖雨昭苏。花儿注定这么红!

因为花儿,扎根于几代共产党人用热血浇灌的沃土,沐浴着新时代民族复兴的阳光和雨露。

如今,中国已跨过溪谷和山岳,中国山里娃注定和世界一起,欢歌向未来!

(作者系保定日报记者)

 

2月20日晚,北京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闭幕式在国家体育场举行。

这是马兰花儿童声合唱团

演唱奥林匹克会歌。 新华社发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