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平四连任女村支书刘三妮

发布时间:

2014-05-15


    基层工作40年,干啥都要干漂亮
  能文能武,做得了工程办得成晚会
  脾气火爆,为办实事甘心弯腰求人
 
  很长一段时间内,龙泉关镇青羊沟村的刘翠莲是阜平县唯一的女村支书。
  基层工作琐碎不易,这个女人一扛11年,酸甜苦辣难以言说。能修路、栽树、挖渠、打井,能教书、唱歌、演戏、劝架,村民说“我们书记能武能文”,丈夫赵全有说她会“十八般武艺”。
  因为“全能”,从村委会到家步行不过10分钟山路,刘翠莲三度被村民拦下“说点事儿”,让丈夫都没了等她的耐心。
  为办实事,“当家女人”不怕弯腰求人
  刘翠莲初中毕业开始“当官”:计生专干、妇联主任、村委会副支书。她不是“官迷”,却在每个位置上都耍得风生水起。2003年,刘翠莲当选青羊沟村村支书,此后11年“女人当家”,村里日子越过越好。
  上任第一年,她接受的第一个考验是抗击“非典”。党员干部轮流值班,检查出入人员与车辆,刘翠莲在村口临时搭建的窝棚里睡了好几宿。2004年,为按要求完成“村村通”修路项目,村里背了债。从村口到村委会的路修通了,村民集中的村内道路依然难行,刘翠莲四处奔走,筹措资金。
  奔镇里,去县里,没经验的刘翠莲求告无门。为筹钱,她利用一切机会。一位领导到村里检查工作,问及刘翠莲女儿的病情,刘翠莲没提自家困难却“要钱”修路。后来有人调侃她“没眼力”,都不知道说句“谢谢领导关怀”,让刘翠莲着实忐忑了几天。
  没钱——这是刘翠莲每年工作都要面临的困难。这意味着修不了路、打不了井、盖不上房、挖不了渠,刘翠莲就四处去找钱。她说,眼巴巴等着某个项目或拨款落实,怕到猴年马月,得主动去求。只要能把实事干成,她觉得弯腰求人也不算没骨气。赵全有说,就连上一届村委会班子被拖欠的工资,也是刘翠莲给“跑”下来的。
  为挺直腰杆,不贪污不浪费不占便宜
  刘翠莲很强势,村里大事小情都靠她做主,有时她累极了,也会抱怨没人帮忙拿主意。发完牢骚,该做什么她照旧亲力亲为。
  “每分钱都来得不易,我不贪污不浪费,就想干实事。”说这句话时,刘翠莲很有底气。要修渠,用什么材料,走哪条路线,如何补偿被占土地,她步步用心;要引水上山,选址、规划、招标、施工,她不敢有半点马虎。村里每开一项工程,刘翠莲都要经历以上步骤,为把钱花到实处,她行行都得懂,被迫成“专家”。
  有时候她很大方,办学校10年也不和家长计较费用。有时候她又很抠门,开会到中午也饿着肚子从镇上走回村里。“别人叫我去吃饭,我不去。”酒局饭场,刘翠莲觉出了女人的优势——“反正我是个女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这样能少打几张‘白条’。”
  刘翠莲说,2013年她的工资涨到一年5000元。为办学校,丈夫不再打工,两人就靠这些工资以及时有时无的“学费”度日。刘翠莲很少买菜,家里常吃萝卜干和土豆,她和丈夫种着地,女儿偶尔贴补家用。
  刘翠莲89岁的老母亲有70多年党龄,本来能享受农村老党员生活补贴,但她把名额给了村里困难户。早年村里就有危房改造指标,但直到2013年指标多了,刘翠莲家的房子实在破败到无法居住,她才把房子进行了改造。“不能让人说闲话,我不占便宜,办事才有底气,才能让人服气。”
  四届连任,“大嗓门”让村里人过得踏实
  有这样的“底气”支撑,刘翠莲连任了四届村支书。她年龄渐渐大了,女儿病情时而反复,丈夫身体也越来越差,刘翠莲曾想过:“这一届选不上,我就能歇了。”镇上领导看她一眼,摇摇头:“三妮啊,你肯定还得当选。”
  丈夫张全有说:“她比我厉害,几件事一起办也不懵。”
  “我们书记人可好呢,给孩子们办学校!”村民杨艳玲指着在村口指挥工人砌石墙的刘翠莲,一脸感激。
  会计杨俊海说:“三妮真把乡亲装心里,不嫌累不嫌烦。她办事公平,还特别会说道,谁有矛盾,她劝劝就解决了。”
  老支书齐耀林有点儿耳背,说话声音却大得很,一句“三妮干得不赖”几乎是喊出来的。
  保定市政府办公厅驻青羊沟村工作组的赵光说:“我们每项工作都得靠刘书记和村里乡亲,才能办起来。”
  从北京回乡创业的獭兔养殖户说:“多亏刘书记帮忙办手续,我的养殖场才能办起来。”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阜平县扶贫开发力度的加大,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也多了起来,他们办起养殖场,养起兔、羊、鸡、牛。“年轻人多了,村子才有活力。”刘翠莲一心想把他们留下,又担心他们挣不到钱。
  刘翠莲已经57岁,但精神奕奕,看上去很年轻。傍晚,她饿得难受极了,驻村工作人员一找她商量事情,她的大嗓门立刻响遍了整个村委会。
  自在快活,“三妮奶奶”老来呆萌有趣
  刘翠莲有厚厚一摞荣誉证书:“巾帼建功明星”、“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优秀村党组织书记”……她特意提起的却是“阜平县第一届德信典型评选孝顺儿女奖”。成天在村委会和学校忙忙碌碌,刘翠莲也没忽略了家人。
  曾做过脑瘤切除手术的女儿一说“头疼”,刘翠莲就心惊胆战;婆婆病重时,她一天熬五次小米粥;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丈夫上一天课关节酸疼,严重时几乎抬不起胳膊,刘翠莲就帮他穿衣服。
  十多年来,刘翠莲一直坚持在村里办文化活动。她能说能唱能演,丈夫能写能编会拉二胡,他俩带头组织业余剧团,凑钱买服装、道具,每年冬天农闲时在村里办活动。《计划生育好》、《傻小子上学》,他们自编自演的戏剧、小品总能让乡亲们捧腹大笑。
  村里上岁数的人都叫她“三妮”,孩子们有的喊“老师”有的叫“奶奶”。“奶奶刘三妮”偶尔也令人啼笑皆非——走哪儿把手机落哪儿,会计杨俊海说“三妮儿丢手机有前科”;驻村工作组的小伙子喝咖啡,她也要尝尝,结果一宿没睡着;小男孩刘森趴着课桌睡着了,刘翠莲指着他的鼻涕泡掩口而笑,还招呼其他孩子过来瞧,笑完了,她又拿把椅子挡在刘森身边,怕他摔了。
  傍晚,刘翠莲和丈夫一起回家,途中三次被村里人拦下“说点事儿”。青羊沟村山路狭窄,刘翠莲和村民两人就占了多半。赵全有等了会儿,索性先走了,“很难说要聊到什么时候,我还是先回家做饭吧!”(来源:燕赵都市报冀中版)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