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袁贵珍:美好的童年纯情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16-01-06


美好的童年纯情的记忆
 

  童年的山是绿的,那是我的乐园。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坳里,是大山养育了我。从自己会走会跑,就与大山形影相随,不离不弃。
  春天我和我的小伙伴在大山的脊梁上挖莴苣、黄金茶、老鸡肉……然后在她的怀抱里摆宴席、请家家。开一片草丛当房子,寻一块大点的石头做桌子,找几个石片做碗盏。然后大家团团而坐,你请我吃,我请你尝,其乐融融。
  夏天杏子熟了,我和小伙伴们扛一个长长的竹竿,提一个小小竹篮,爬上南山去打山杏。记得南山上有一棵巨大的海棠杏,金黄色,咬一口满嘴香甜,只有杏皮略有酸味;还有一棵大杏梅,核可以吃,脆生馨香。那些日子里我们几乎住在山上,不是母亲来找就不回家。
  秋天,漫山遍野的山菊花开了,红黄蓝白,五颜六色,我和伙伴们最喜欢跑到山上采野菊花,拿回家里,找一个玻璃瓶子,放上水将五颜六色的花插到瓶子里,让简陋的土坯房增添了生机;有时,还用野菊花编成花冠,戴在头上装新媳妇,心里美滋滋的。
  冬天,山上没什么可玩的了,草枯了,叶黄了,但对大山的依恋未变。最喜欢的事是到山上捡柴火,背一个小小的篓子,或带一根小小的麻绳,捡那些干枯的荆条、树枝,想尽办法把它们弄回家,可以得到母亲的表扬和奖励;有时会从家里偷偷拿一盒火柴,与几个小伙伴藏在背风的山旮旯里,生一蓬篝火,烤火取暖,看袅袅烟雾腾空而起,直到大人到来给一顿训斥,才乖乖回家;最美的冬天是下雪,满山遍野一片雪白,穿着厚厚的棉衣,费劲的爬上屋后的小山坡,找一块有坡度无悬崖的地方,在屁股底下垫一块木板,然后坐上去,让小伙伴从后面使劲一推,就可以顺着山坡滑到坡底,那腾云驾雾的感觉真好,直到玩得衣服鞋袜都湿透了才肯回家。
  童年的河是清的,那是我另一个乐园。
  大沙河从村边淌过,那水清澈透明。可以从水里看到蓝天白云,也可以看到绿山的倒影。水里的小鱼、虾米悠闲地游来游去,河边的青草青翠欲滴。
  最喜欢做的事是和小伙伴到河边洗衣服。用一个小篮子提上要洗的衣服,找一个水流平缓的地方,搬一块长条石当洗衣板,把脏衣服泡在水里,用石头压好,然后一件一件放到石板上搓洗。家里有一只捶衣服的棒槌,衣服洗到一定程度,要用棒槌捶打,目的是让深藏在衣缝里的灰尘无处藏身,反复捶打以后,衣服就干净了,河边的捶衣声此起彼伏,清脆悦耳,非常美妙。那时似乎没有用过肥皂,衣服也洗的很干净。
  最惬意的是自己可以光着脚丫,踩在水里感受水的清凉,调皮的小鱼时时轻吻自己的小腿和脚丫,忍受不了他们的亲昵,我们便开始大喊大叫。有时还可以抓住他们,放在玻璃瓶里,囚禁他们一会儿,再把它们放开,看他们慌慌张张的向水的深处逃跑。
  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女孩还会偷偷到河里洗澡,选一个僻静的地方,派一个人放哨,然后大家去掉外衣,穿个小短裤,带个红肚兜,钻进水里玩水嬉戏。听到有人来了,就慌慌张张从水里爬出来,匆匆套上外套,跑回家里,到了家里,外套都会被短裤,肚兜渗湿……
  美好的童年,纯情的记忆。
                                                                            
                                                                                                                                                     
 来源: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