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一项廉政条例引起的晋察冀反贪腐战斗

发布时间:

2015-07-02


【根据地】一项廉政条例引起的晋察冀反贪腐战斗

 


  

    晋察冀根据地是共产党创建的第一块敌后根据地,到一片陌生的区域创建一块根据地,首先最需要的就是赢得百姓的信任。在晋察冀根据地成立之初,对外它不仅要迎战日军的残酷扫荡,对内也遭遇着一场关乎党和部队生死存亡的战斗——反贪腐。这场反贪腐战斗是如何进行的?让我们先从1938年晋察冀根据地省委颁布的一项条例说起。
  在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资料室里,收藏着几本70多年前的报刊——《战线》。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战线》是1938年晋察冀省委的机关月报,都是手抄油印发行。在1938年5月的那期里,刊登着一篇《在政权中工作的党员必须遵守的条例》。这部条例是晋察冀边区政府根据彭真意见颁布的,彭真时任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党委书记,这部条例也是抗战时期整个敌后抗日根据地针对党员行为规范出台的第一份条例。


  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宋学民:条例不长,只有四条,其中第二条谈到,(党员)必须保护一切抗日群众的利益。第三条讲刻苦耐劳,积极负责,绝对廉洁正直。违反上述任何一条,如果经批评不改正者或者党的机构认为有必要辞职的,必须辞职,否则开除党籍。
  70多年过去了,报刊的纸张已经泛黄,发脆。我们在小心翼翼翻阅的同时却依然能够从“绝对廉洁”、“立即服从命令辞职”等词句间感受到条例的力度。条例的颁布时间是1938年5月14日,此时距离晋察冀边区政府刚刚成立不过4个月,为何一个新组建的政府会颁布这样的条例呢?
  在河北省阜平县,我们拜访了一些一直生活在根据地的老乡。对于一些贪腐案例的具体内容,老人已经记不清了。但我们在河北省党史研究室收藏的根据地党报《抗敌报》里却发现,1938年的报纸上刊载着许多案例,也详细列出了贪腐罪状。例如有的干部一天吃喝要两三块钱,贪污军费200多元等等。
  原河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谢忠厚:那时候规定政府工作人员(工资)一个月才18块钱,他一天吃3块,多多少啊。另外加上一些其他的贪污,经济犯罪,他就达到了200多块钱。这在抗战经费里头已经是相当大一个数字了。


  提到抗日根据地,让人往往联想到的都是艰苦朴素,顽强抗敌。而这些70多年前报刊上登载的贪腐案例让我们很惊讶,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当时会在根据地发生?
  今年91岁的陈英1942年开始担任根据地《晋察冀日报》的编辑,跟随部队辗转过边区多个地区。据她回忆,1937年,抗战开始之初,华北各地的国民党军队纷纷南撤,地方政府作鸟兽散。为了配合正面战场、开辟敌后战场,1937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建立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成立之初,需要从地方上大量招募人员。今年71岁的傅彦是彭真的女儿,她也向记者讲到了这一点。
  原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党委书记彭真女儿傅彦:当时的这个队伍,就是要很迅速的扩大,扩大我们党的队伍扩大我们八路军的队伍,那么就会有一些混进来的,投机取巧的一些人。
  因为人员杂,一些贪腐现象也随之产生。傅彦说,父亲认为这些贪腐行为影响和破坏力非常大,因此在根据地成立之初,就把廉政列为主抓工作之一。
  原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党委书记彭真女儿傅彦:一开始进了村以后老百姓不敢开门。老百姓不了解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你的党员再胡作非为的话就是只能让我们的党更难立足在群众当众。
  原河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谢忠厚:老百姓不拥护你,日本鬼子来了不告诉你。老百姓自己跑了把你留下了。那你不找死吗?那个时候你要是脱离了群众,老百姓不拥护你很快就要掉脑袋。
  在北京的一栋公寓里,记者拜访了原《晋察冀日报》编辑,陈春森。今年99岁的陈老回忆,在《党员必须遵守的条例》颁布一个多月后。《抗敌报》上就刊登了一则社论。按着这条线索,记者找到了这则发表于1938年6月19日的社论《根除贪污现象》。里面提出要彻底清理目前所发生的贪污案件,不与姑息。
  就在社论发表8天后,边区出台了细化的《晋察冀边区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对贪污的行为及量刑做出界定。


  条例是有了,又怎么开展监督落实呢?当时,边区政府惩治贪污腐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一方面各地不定期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县议会用来审议政府工作;平时则鼓励人民互相监督。报纸上也会时不时刊登出一些惩治贪腐的案例,起到宣传作用。
  例如在1938年12月6日的《抗敌报》上,一则名叫“刘庆山事件”的报道占据了半个版面。刘庆山是灵寿县第三区的一个农民,也是抗日积极分子。因屡见第三区区长及其助理有贪污公粮,公债和慰问金的情况。他向当时的县长检举揭发。
  但让刘庆山没有想到的是,县长不仅没有调查贪腐,反而庇护下属,认定刘庆山纯属诬告。报道刊登后,许多地方的老百姓都联名向边区政府上书,恳请彻查。
  对此,当时边区政府十分重视,立刻派出专人调查。就在文章登出三天后,我们看到《抗敌报》用醒目的大标题公布了调查结果:当地区长和助理二人贪污情况属实,按照《惩治贪污暂行条例》法办,县长因不经查实,庇护下属撤职。
  1942年,晋察冀根据地先后遭遇了旱灾,虫灾及敌人的多次扫荡。生活条件更为艰苦。在艰苦的条件下,反贪腐抓得更紧。当年10月15日,边区政府将1938年颁布的《晋察冀边区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升级成《晋察冀边区惩治贪污条例》我们查找到,这份条例的原件现在收藏于河北省档案馆。但由于已经残破,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一张扫描图片。好在在河北省晋察冀抗战根据地纪念馆内,我们找到了一本出版于1945年晋察冀边区现行法令集。其中完整刊登了条例的内容。条例将贪污的行为从之前的6条扩充为9条,并且对量刑首次做出数额规定,按小米的市价作为核算标准。贪污在500斤小米市价以上者就可以被处以死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是量刑中最重的一条。
  原河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谢忠厚:那个时候按部队来说是一个人一天一斤多一点粮食,你贪污500斤就相当于一个战士一年半左右的生活。
  原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党委书记彭真女儿傅彦:农民晋察冀的百姓非常苦,吃糠咽菜。你500斤的小米够几十户人一年的口粮,你想它是个什么概念。
  从1938年5月14日,晋察冀边区政府成立之初颁布的《政权中党员必须遵守的条例》,到1938年6月27日,《晋察冀边区惩治贪污暂行条例》的出台,再到1942年10月15日《晋察冀边区惩治贪污条例》的施行。根据地一步步将惩治贪污工作越做越细,越来越成为体系,而这样大力同贪腐作战就是为了保持自身的纯洁性。
  在采访中,一些当年在根据地里工作的老人们回忆,从1942年以后,原来还偶有耳闻的干部贪腐事件基本已经消声灭迹,部队和干部的作风越来越好。
  根据地里的百姓对他们也十分拥护,亲如家人,不惜一切代价地支持共产党的部队。而自从根据地成立后,八路军在晋察冀地区先后粉碎了日军和伪军的多次扫荡,作战3.2万多次,歼灭日伪军35万余人,击毙了日军中将阿部规秀,这也是在中国抗日战场上击毙的日军最高将领。
  原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党委书记彭真女儿傅彦:人民要支持你,他可以把一家家小都献出来。为了战争,为了事业。所以这是了不得的。你看我比较熟悉的山西,1100万人,500万人支前(支援前线)。70万人参军,然后伤亡270万。
  如今,虽然抗战胜利已经70周年,但根据地里军民的鱼水情依然延续至今。陈华是原《晋察冀日报》编辑陈春森的女儿,2010年,她组织另外十来位报社老人的子女重走晋察冀根据地。来到当年报社编辑部所在的村子。看见他们,一些老乡至今都像见着亲人一样。
  原晋察冀根据地《晋察冀日报》编辑陈春森女儿陈华:去了以后拉着我们的手,这个塞红枣,那个塞饼子,就跟见到亲人一样。我们都要走了还大包小包的塞。父辈们他们努力创造了和军民鱼水关系,那我们后代感同身受。
  陈华说,在回来的路上,自己的脑海中总是响起父亲在家经常唱的一首老歌。
  原晋察冀根据地《晋察冀日报》编辑陈春森女儿陈华:咱们是一家人,嘿嘿,咱们是一家人。打鬼子保家乡咱们是一条心。我觉得过去我们是打江山,建设新中国。那么现在是坐江山,那么作为执政党和政府应该是和人民也一样保持这种鱼水关系。

 

相关下载